太原努力重生:一年拆逾万根烟囱数百条道路工程同时启动

发布日期:2019-11-24 05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还可以连续数年,大规模修缮复建古城,无数的塔吊日夜竖立在明太原县城的旧址上,一个传承两千多年气韵的古城正在显现。

  (请横屏观看,塔吊遍布的明太原县城复建工程,图片源自@VCG)太原的重生,是440万太原人的渴望,也是3700万山西人实现经济转型的指引。它的未来会更好吗?它是否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?

  在星球研究所看来,2500年以来,一种地理上的优势,带给了太原在乱世不断崛起的能力,堪称逆境重生之城。今天,这种能力正在面临更大挑战

  放眼整个山西,老夫子正版特马报图片,太行山、吕梁山分立东西,中条山横亘于南,外围则是万里黄河,沿着山西奔流南下与东去,形成了一道天然的“护城河”。这种以山河天险为屏障的地形,让山西获得了一个专有名词——“表里山河”。

  (山西地形,制图@王朝阳&张靖/星球研究所)山河之中,则是一连串的断陷盆地,自北而南依次分布。太原就扼守在太原盆地的北端,堪称“表里山河”的中心。

  (山西省盆地分布,制图@王朝阳&张靖/星球研究所)它三面环山,北部以系舟山、云中山为屏障,东靠太行、西依吕梁,山地丘陵合计占到总面积的四分之三以上。

  (太原地形图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群山兀立、连绵不绝,位于西部的赫赫岩山海拔2708米,为全市最高峰。

  (太原西部的群山,太岚铁路穿越汾河峡谷,摄影师@张一飞)群山中,黄河的第二大支流汾河蜿蜒流淌。

  (请横屏观看,汾河二库,摄影师@姚腾飞)当汾河冲出群山,在太原盆地中冲积出,肥沃的河谷平原“原之大者”即为“太原”。

  (请横屏观看,汾河平原,摄影师@翟鸿宇)山河围城、土地肥沃,作为表里山河的中心,足以自给自足、据守一方。

  这便是太原最显著的地理优势。而那些建城者将在乱世中发现太原的价值,不断更迭的王朝,农耕与游牧地带的不断冲突,将为太原提供多达5轮崛起的机遇。太原也因此变成枭雄辈出的“龙城”。

  (龙城为太原别称;下图为从太原西山拍摄的龙城全景,山地环绕的地形清楚可见,请横屏观看,摄影师@李岗)乱世坚城

  五霸之一的晋国王权旁落,赵、韩、魏、智等公卿把持朝政、相互倾轧,兼并大战一触即发。赵氏首领赵简子未雨绸缪,决心建立自己的根据地。太原崛起的第1次机遇出现了。赵简子发现了太原的价值,其所建城池西依大山,东部与南部又分别以汾河、晋水为屏障。表里山河天险环绕之外,又多加了一层保险,更加利于防守。这便是太原建城之始,因为此城位于晋水之北而得名晋阳。

  (春秋时期晋阳城位置示意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公元前455年,势力最强的智氏,胁迫韩魏攻打赵氏。赵氏凭借坚固的晋阳城拒守一年之久,久攻不下的韩魏两家立场动摇,随即反水与赵氏联合攻灭智氏。之后韩赵魏三家干脆瓜分晋国,史称“三家分晋”。战国七雄中的韩、赵、魏诞生。中国历史由春秋争霸走向战国时代,如果没有坚固的晋阳城,历史将可能完全改写。

  (建立在春秋晋阳古城基础上的明太原县城,图片源自@Google earth)之后的太原起起落落,到了南北朝时期,中国历史上又一个大分裂时代,太原崛起的第2次机遇降临。鲜卑化的汉人高欢,从兵户一步步成为北魏的大丞相。高欢及其继任者因为地利,而选择晋阳作为大本营建立北齐。他们在晋阳修建壮丽的宫殿,凿刻高达46米、相当于15层楼高的蒙山大佛。

  (蒙山大佛,摄影师@姚腾飞)在祭祀晋国先祖的原有建筑上,他们扩建增修包括读书台、难老泉亭、善利泉亭等,形成规模更加宏大的建筑群,这便是著名的晋祠。

  而1400多年后,一座北齐墓葬在太原被发现。200多平米的彩绘壁画重见天日,其气势恢宏、色彩斑斓如新。画中200余匹马形态多样,无一重复,骑马者神采飞扬,足以想见当年晋阳的辉煌。

  (北齐外戚娄睿墓壁画局部,摄影师@苏李欢)然而晋阳终未能帮助高欢,完成更大的统一霸业。他从晋阳出击攻打对手,却不幸兵败染病,撤退途中为了稳定军心,他命大臣高唱北朝民歌《敕勒歌》。

  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。

  高欢闻之哀感流涕,《敕勒歌》由此传世,一代枭雄却就此终结。他之后的北齐统治者耽于享乐,国家很快灭亡。李商隐在诗中讥讽道:

  隋末,隋炀帝南下江都,长安空虚。太原崛起的第3次机遇骤然显现,太原留守李渊率领精兵乘虚入关,太原盆地与关中盆地等组成的晋陕盆地群,提供了绝佳的通道。李渊越过黄河便是一马平川,唐军很快攻占长安,进而统一全国。

  (太原与西安的位置关系示意,制图@张靖&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作为“龙兴之地”,唐代非常重视太原的建设,将其定为“北都”“北京”。北都横跨汾河,面积大为扩展,仅城门就有24座,是古代太原城市建设的最高峰。

  唐代太原人在天龙山凿刻石窟,造像精美绝伦。我们今天仍可以从众多流失海外的文物中窥见一斑。

  (天龙山石窟第21窟唐代佛像,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,摄影师@苏李欢)唐朝灭亡后的五代十国,大分裂再次降临华夏。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北汉等数个小王朝皆从太原起家。宋朝初年,宋太祖赵匡胤、宋太宗赵光义接连三次御驾亲征,才攻下“山川险固、城垒高深”的晋阳城。这几乎是宋初统一战争最艰难的战事。为了避免太原再次成为割据堡垒,宋帝迁出晋阳居民,先用火烧、后用水淹,将晋阳古城夷为平地。

  (晋阳古城遗址局部,为晚唐寺庙遗存,图片源自@VCG)但太原的地理优势并不会因帝王的意志而转移。面对强敌辽国、西夏的军事压力,仅仅两年后,太原崛起的第4次机遇便迅速来临。为防范外敌及割据,宋代对新建太原城的规划极为巧妙。其城址更加靠北,东西两山夹峙中,更利于防守北方来敌。同时城址由汾河西岸迁至东岸,在宋代政治中心东移开封后,更有利于朝廷控制与补给,防止割据。

  (宋代至明清太原城位置示意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此外,城内道路并非直通连接,而是大量设置丁字路,寓意“钉死龙脉”。这种丁字路即便到了现代,还在影响着太原老城的交通。

  (宋代太原丁字路分布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)在大量军事需求的刺激下,宋代太原的冶铁业迅速发展,客流、物流又促进了商贸繁荣,民间谓之“花花正定府,锦绣太原城”。宋人还再次扩建晋祠,晋祠内最壮丽的大型建筑圣母殿横空出世,其殿高19米,殿身四周营造宽大的围廊,开中国古建筑“副阶周匝”的先河。

  (请横屏观看,圣母殿,副阶周匝指建筑主体外另加一圈回廊的做法,摄影师@苏李欢)殿前的鱼沼飞梁,为我国现存古代十字板桥的孤例。这些建筑都呈现出空阔的建筑空间,遥想当年宋人在此祭祀,一定是四方之人云集、庄严神圣。

  (鱼沼飞梁与圣母殿,鱼沼即鱼池,飞梁即十字形桥,绘图@李乾朗/《穿墙透壁》)之后的太原,在金元时期相对边缘化。直到明代,为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,明太祖派出藩王镇守太原,太原城在宋代基础上大幅扩展,兼具军事重镇与皇家气象。太原崛起的第5次机遇到来了。其城墙高峻,楼池林立

  (拱极门,明城门之一,摄影师@姚腾飞)当地士绅和皇家共同修建的永祚寺双塔,凌霄屹立,俯瞰太原全城。

  (双塔寺,图片源自@VCG)而为了解决大量驻军的粮草供应,朝廷召募民间商人运输军粮、马匹,完成运输任务的商人,则可获得由官方垄断的盐业经营权,这便是“开中法”。开中法吸引了大量山西人经商营利,晋商随之崛起,如同一场商业革命袭卷山西,直到清代,晋商臻于鼎盛,太原则成为晋商的枢纽。

  (位于太原的晋商博物馆,摄影师@风沉郁)而到了晚清,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,打开了中国的大门,整个华夏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、太原的地理优势,也同样面临着变局,它还能再次崛起吗?

  自从清末国门洞开以来,西方的工业文明开始影响中国、如何实现工业化,几乎是近现代中国所面临的最重要课题。然而深处内陆、地形封闭的太原,直到洋务运动进行了20-30年后,才有了近代工业的先声。进入20世纪上半叶,民国军阀混战。乱局中,太原相对封闭的地形,开始呈现出对工业化有利的一面。军阀阎锡山凭借地利在山西实施“保境安民”,“兵队不出晋省一步”“客军不许过境”,从1911年到1949年的38年间,各地方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,山西却始终控制于阎氏之手。

  (1930年登上《时代》封面的阎锡山,图片源自@Wikimedia)相对稳定的政局,为太原的工业化提供了发展环境。但优势也带来了劣势,这种工业化从一开始就是“偏科”的太原工业以冶金、采煤、机械制造为主,军事工业发展尤为突出。太原兵工厂在兴盛时期,拥有3800台生产机器,1.5万名工人,规模与现代化程度均居全国前列。到了20世纪下半叶,新中国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,在地形封闭、相对安全的太原,新建或扩建太原重型机械厂。太原钢铁厂、太原矿山机器 厂、西山煤矿等一系列大型工矿企业,太原的重工业化进程全面开启,奠定了今天太原的基本产业结构。但“偏科”也更加突出。

  (太原钢铁厂,摄影师@石耀臣)改革开放后,全国工业化、城镇化进程加速,对能源的需求大增。山西省作为全国能源基地,重工业中的煤炭行业更是开始“单兵突进”。以2006年为例,太原煤炭消耗总量9463万吨,且以原煤直接燃烧为主,单位面积耗能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.4倍,成为全国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。

  (西山煤电,摄影师@邓寅明)与此同时,全球产业向中国沿海转移,沿海产业又向内陆转移,家电、电子、轻工、通信在各地开花。太原却几乎都没有拿得出手的品牌,甚至一度连“醋”的品牌知名度,都敌不过南方的镇江米醋。相对封闭的地形,让太原有了工业化的基础,但太原却在封闭中形成了,对重工业、对煤炭的路径依赖,抑制了其他产业的发展。

  (太原著名的醋品牌宁化府,排队打醋是太原一景,摄影师@杨哲)反观邻省省会郑州,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,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,以及米字形高铁网络等,一系列颇具想象力的大手笔,让它成为连通境内外,辐射东西南北的重要枢纽。在此基础上,自由贸易试验区、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,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,中原城市群发展规划等重大项目相继落地,郑州将有充分理由,迎来一个相当长的快速成长期。

  (建设中的米字形高铁网络,制图@郑伯容&张靖/星球研究所)再看偏居西南同样封闭的贵阳,近几年其所在的贵州省,在崇山峻岭中,大规模修建高速公路、铁路,与外部的连接大为改观。而充足的电力资源,又让当地拥有超低的电价,对电力需求巨大的大数据产业纷至沓来,贵阳成了全国的”机房“,并朝着大数据之都逐渐逼近。

  (贵州的交通隧道分布,似乎要挖空全省,制图@张靖&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新的时代,打破封闭,和全国连接、和世界连接才是出路。太原在与外部的连接上,还需要大大增强加大铁路、公路、航空的建设力度。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成为山西省客流、物流的中心节点。

  (山西铁路分布,制图@张靖&王朝阳/星球研究所)加强与外部的连接也有助于承接沿海产业向内陆转移的最后机会,打破产业上的”偏科“。

  (太原富士康,图片源自@VCG)加强与外部的连接,可以增强向心力与经济辐射,成为山西省的强省会,而不是眼看着运城、大同、晋城的年轻人,不断被西安、北京、郑州吸引。

  (山西的大学毕业生在双选会上找工作,图片源自@VCG)加强与外部的连接可以增强文化辐射,让太原文化而不再局限于本地。近些年成都在美食、大熊猫等城市元素上的推广,便是一个值得借鉴的榜样。

  (太原小吃羊杂割,摄影师@杨哲)加强与外部的连接,作为山西全省的旅游中心,有助于盘活全省极为丰富的旅游资源。

  (山西大同云冈石窟,摄影师@张伟)加强与外部的连接还有助于在社会意识上打破封闭,激发不断创新的激情。

  从春秋晋阳城到21世纪的太原,2500年来历经过多少起起伏伏,却始终都是一座逆境重生之城。

  今天的太原正在努力进行产业升级,新材料、高端装备制造、新能源汽车、轨道交通制造都在不断突破。

  (太钢不锈钢精密带材生产基地,图片源自@VCG)今天的太原,城市面貌正在大幅改善,跨越汾河的大桥数量已经高达20座,勾连东西、形态各异。

  (晋阳桥和旁边的水上体育中心,摄影师@翟鸿宇)今天的太原,城市环境也在一步步变好。原本电厂的蓄水池变成了华北最大的人工湖晋阳湖,各种公园、湿地沿汾河分布。

  (请横屏观看,太原汾河两岸,摄影师@翟鸿宇)今天的太原,已经将出租车全部更换为纯电动,是世界首个纯电动出租汽车城市。还有遍布全城的公共自行车,一小时内免费骑行,便捷而环保。

  (太原公共自行车,图片源自@VCG)今天的太原正在重拾深厚文化,仅一个山西博物院馆藏文物就超过40万件。其他各种博物馆更是星罗棋布,如中国煤炭博物馆、晋商博物馆、山西面食博物馆、太原市美术馆、太原博物馆、山西地质博物馆、太原市图书馆、山西省科学技术馆等等。

  (太原市图书馆,摄影师@郭宇峰)太原,曾经风尘仆仆。而今天的这场太原重生运动,就是要由每一个太原人齐心协力证明,太原可以再次崛起!

 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“星球研究所”(ID:xingqiuyanjiusuo),首发于2019年10月15日,标题为《什么是太原?》,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。

  2. 张慧芝,《宋代太原城址的迁移及其地理意义》,中国历史地理论丛,2003

  4. 高祥冠,《太原工业遗产的构成与组织研究》,遗产与保护研究,2018

  9. 阙维民等,《世界遗产视野中的太原古城街巷格局》,城市规划,2011

  10. 张利萍,《新时代山西经济困境反思与对策研究》,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,2018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